用科学的态度看待疫苗
让公众更了解疫苗!

被搁置了10年的埃博拉病毒疫苗

被搁置了10年的埃博拉病毒疫苗

差不多10年前,加拿大和美国的科学家宣布,他们研制出了一种可以保护猴子不被埃博拉病毒感染的疫苗,百分之百有效。其研究成果被发表在了一本颇有声望的期刊上;卫生官员们曾表示,该成果令人兴奋。研究人员当时称,可能会在两年之内对疫苗进行人体测试;到2010年或者2011年,可能已经为疫苗产品获得许可做好了准备。

他们的话并未成真。该疫苗一度被束之高阁,直到现在才开始进行最基本的人体测试——此时,已有近5000人死于埃博拉,西非地区疫情肆虐,失去了控制。

该疫苗的研发之所以被搁置,在某种程度上是因为埃博拉病毒非常罕见,而且以前每次爆发疫情,都只有数百人被感染。但业内人士也承认,没能对这一颇有前途的候选药品进行后续研究,映衬出了更大的失败:穷国的民众饱受某些疾病的折磨,但针对此类疾病的药物或疫苗却无法被生产出来。有些国家根本没钱买药,大部分制药公司都不愿投入大量资金去研制主要应用于这些国家的产品。

眼下,由于不断升级的疫情让西非陷入了混乱,并被视为对其他区的潜在威胁,各国政府和援助团体终于打开了自己的钱包。一连串旨在测试药物和疫苗的研究正在进行之中,其研究对象包括一些候选药品,如近10年前就已经被制造出来的那种疫苗。

一位联邦官员周四接受采访时说,按照计划,两项涉及数千名患者的大型研究很快就会在西非启动,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将于周五公布相关细节。

由于没有疫苗或者经过验证的药物可用,大力推进研究工作实际上是为了阻止这种疾病的蔓延而采取的非常手段——使用传统的治疗方式已经无法控制它了。

“埃博拉疫苗的市场需求一直不大,”德克萨斯大学加尔维斯顿医学分部(University of Texas Medical Branch in Galveston)的埃博拉病毒专家托马斯·W·盖斯伯特(Thomas W. Geisbert)说。他同时也是那种对猴子很有效的埃博拉疫苗的研发者之一。“如果大量生产,他们要卖给谁呢?”盖斯伯特补充说:“有时候只有危机来临,才能引发人们的讨论。‘好吧,我们得做点什么了。’”

范德比尔特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某疫苗研究中心的主任小詹姆斯·E·克劳金(James E. Crowe Jr)博士称,学术界的研究人员开发出一种对动物有效的原型药物或疫苗之后,常常会与“生物科技死亡谷”不期而遇,没有制药公司愿意帮助他们越过终点。

盖斯伯特博士参与研发的埃博拉疫苗是利用另一种病毒——水疱性口炎病毒(VSV)制成的,这种病毒导致牛群患上口部疾病,但很少感染人。该病毒已被成功用于制造其他疫苗。

研究人员通过移除VSV的一个基因——使该病毒变得无害——并嵌入埃博拉病毒基因来改变VSV病毒。这种移植的基因迫使VSV在表面产生埃博拉病毒蛋白。这些蛋白不会导致疾病,但它们在猴子身上引发免疫反应,治愈这种疾病。猴子被认为是代替人类测试药品的好选择。

该疫苗实际上是由加拿大公共卫生署(Public Health Agency of Canada)在温尼伯研发的。加拿大政府拥有专利权,目前已经生产了800-1000剂疫苗。2010年,该政府为爱荷华州埃姆斯的纽琳基因公司(NewLink Genetics)发放VSV-EBOV疫苗许可。

加拿大政府将现有的疫苗捐赠给世界卫生组织,现在已经开始在健康的志愿者身上进行疫苗安全测试。

纽琳基因公司的产品是两种正在进行测试的主要疫苗之一。另一种疫苗是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NIH)和葛兰素史克公司(GlaxoSmithKline)的研究人员研发的,该疫苗使用了黑猩猩感冒病毒。相关人员从2003年开始首次对之前使用不同感冒病毒制成的疫苗进行测试。

其他几种候选疫苗的进展没有那么快,但正在研制中,或许已经准备好于明年接受安全测试。一旦有药物或治疗方法通过安全测试,它们将可以用于广大人群,卫生官员正在考虑是否应该通过传统方式对这些药物进行疗效测试——给一些可能被感染的人安慰剂,而不是活性药物。

20世纪90年代,在苏联叛徒称俄罗斯人已经找到将马尔堡病毒制成武器并将它装入弹头的方法后,各国政府及军队开始对制作抗埃博拉病毒及相关病毒——马尔堡病毒的疫苗感兴趣。2001年,在9·11恐怖袭击事件及炭疽邮件事件发生之后,他们更加关注疫苗的制作。

盖斯伯特博士说,“国立卫生研究院推出了一个叫作生物防御合作(Partnerships in Biodefense)的计划,推动像我这样的研究人员与公司的合作,通常是些小公司。”

盖斯伯特博士表示,政府的资助促使该实验室取得重大进展,但这些资金不足以支付人体试验所需要的巨额费用。那些参与动物试验早期研究的小公司也无法支付人体试验的费用。目前还没有成品上市。

盖斯波特博士继续研究埃博拉的治疗方法,以及另一种VSV疫苗。在疫苗研制工作方面,他的主要合作伙伴是蒙大拿州哈密尔顿落基山实验室(Rocky Mountain Laboratories)的首席病毒专家海因茨·费尔德曼(Heinz Feldmann)。落基山实验室隶属于美国国家过敏及传染性疾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

新版疫苗使用的VSV病毒稍有不同,盖斯波特博士称这种病毒引起副作用的可能性较小,可能很快就会获得批准,因为它已经被用于制造HIV疫苗,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已经了解这种病毒。但巴尔的摩启程生物科学公司(Profectus Biosciences)生产的新疫苗VesiculoVax还没有进行人体测试。

VSV疫苗是活疫苗,不断复制的病毒可能会引起反应。目前尚不清楚何种水平的副作用是被认为可以接受的。

盖斯特博士表示,可能出现畏寒、恶心的反应,但他还表示,“如果能治愈埃博拉,谁还在乎这些?”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疫苗网 » 被搁置了10年的埃博拉病毒疫苗

分享到:更多 ()
欢迎关注疫苗网微信公众号: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