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科学的态度看待疫苗
让公众更了解疫苗!

塞拉利昂又一著名医生感染埃博拉去世

埃博拉疫情正在席卷整个西非,塞拉利昂第二位著名医生的病逝,令该国控制疫情的艰难进程雪上加霜。
本周三,在塞拉利昂东北城镇凯拉洪,56岁的默多非·科尔(Modupeh Cole)医生在无国界医生组织(Doctors Without Borders)的一家埃博拉病毒治疗中心去世,该国卫生部官员表示。
他可能是在该国顶级医院、位于首都的康诺特医院(Connaught Hospital)诊治一位病人时遭受了感染,官员们说。这名病人后来的埃博拉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
塞拉利昂卫生部官员称科尔博士的过世是一个重大损失,该国严重缺乏训练有素的医生,尤其是两周之前谢赫·奥马尔·汗(Sheik Humarr Khan)医生才刚刚过世;汗是病毒学家,当时正在疫情肆虐的塞拉利昂东部领导抗击它的斗争。
科尔医生“是一位能力极强的内科医师,目前在我们这里这样的人少之又少,”卫生部防控主任阿玛拉·杰拜(Amara Jambai)博士说。“你可以想象一下这件事给年轻医生的队伍带来了怎样的影响,就好比一位将军阵亡了,只会令人更增痛苦。这是个打击。当你的卫生系统条件有限时,这个打击就实在太大了。”
科尔博士工作的康诺特医院,是塞拉利昂顶尖的转诊医院,所以埃博拉患者难免会去那里,至少在开始阶段是这样。但它没有埃博拉患者治疗中心,没有隔离病房。
一个埃博拉患者似乎把这种致命疾病传染给了科尔博士。“他当时想看一个病人,那个病人就要倒在地上,”杰拜说。“病人试图坐到沙发上,但却跌倒了。”该病人的埃博拉检测结果呈阳性,他说。
科尔博士上世纪80年代在苏联学习,1987年返回塞拉利昂,杰拜说。
疫情在继续蔓延,截至上周六,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的数据显示,在几内亚、利比里亚、尼日利亚和塞拉利昂这四个国家,它一共夺去了1013人的生命。塞拉利昂报告的确诊和疑似病例最多,为730例,死亡人数为315人,排在第三位。卫生工作者认为这个数字可能太低,因为该国的确诊人数已是656人。
本周二,一些罕见的埃博拉实验性药物ZMapp被运抵利比里亚。该国外交部长奥古斯丁·加凡(Augustine Ngafuan)乘坐商业航班回国,亲自从美国带回了三个疗程的ZMapp。利比里亚政府宣布,将把两个疗程的药物提供给位于首都蒙罗维亚的约翰·F·肯尼迪医疗中心(John F. Kennedy Medical Center)的两名医生。
但卫生部官员摩西·马萨科伊(Moses Massaquoi)博士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情况有变化”,称这些药物会被提供给医护人员,其中包括一名医生和一名护士,但马萨科伊没谈到具体细节。卫生官员们还强调,区区几个疗程不是万能的,而且这种药物既没有经过验证,也几乎没有做过测试。
“在我看来,这不是答案,只是一个试验,”卫生部助理部长托尔伯特·耶斯瓦(Tolbert Nyenswah)说。“我们需要继续打破它的传染机制,以便根除这种疾病。”
尼日利亚的第三个死亡病例是由地区组织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Economic Community of West African States)汇报的。该组织本周二表示,它在拉各斯的一名工作人员加托·阿斯胡·阿杜奎尔(Jatto Asihu Abdulqudir)因感染埃博拉病毒身亡。今年7月,一个感染了这种病毒的利比里亚裔美国人乘飞机前来参加会议,阿杜奎尔和其他一些人为他提供了帮助。这名乘客名叫帕特里克·索耶(Patrick Sawyer),于7月25日死亡,照料过他的一名护士也在不久后病故。
本周三,尼日利亚媒体报道,官员们担心这种疾病在拉各斯之外的地方蔓延,在东南部城市埃努古,有21人被隔离。据说他们曾与治疗过索耶的一名护士接触过。尼日利亚的疫情似乎仍然处在比较受控的范围内,在拉各斯和埃努古,有10个确诊的病人和另外198人受到密切关注,利比里亚媒体报道。而在塞拉利昂,有很大一部分地区都被政府隔离,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也在不断增加。
“当亡者有名有姓的时候,感觉就变得真实起来,”杰拜说。“这是非常悲伤的一天。”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疫苗网 » 塞拉利昂又一著名医生感染埃博拉去世

分享到:更多 ()
欢迎关注疫苗网微信公众号: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