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科学的态度看待疫苗
让公众更了解疫苗!

艾滋病疫苗研发如攀“珠峰”

艾滋病疫苗的人体研发试验相继失败,疫苗打中艾滋病病毒的“手臂”、“腿部”,却打不中“心脏”。然而,目前的
艾滋病疫苗研发如攀“珠峰”
在电影《僵尸世界大战》中,全球遭遇严重的僵尸病毒入侵,布拉德·皮特饰演一名联合国工作人员,负责对僵尸大战中的幸存者进行调查,历尽艰辛后还是没有找到该种僵尸病毒的“天敌”,只能借助强烈致病病菌伪装成“将死之人”,躲避僵尸病毒的袭击。
现 实生活中,人们对艾滋病病毒的恐惧程度与电影中的僵尸病毒相差无几。问及艾滋病病毒是否如电影中的僵尸病毒一样无法找出其“天敌”与之对抗时,清华大学医 学院艾滋病综合研究中心研究员张林琦说:“实际上,非洲的猴子身上就有与艾滋病病毒相类似的病毒,猴子反而能够与之安全共存,和平共处。我相信,人类终究 能找到与艾滋病病毒对抗的疫苗,找到保护性免疫的方法。”
打不中的“心脏”
6年前,张林琦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艾滋病疫苗的研发似乎还“屡战屡败”。
为何艾滋病疫苗不能像其他普通疫苗一样被研发出来?
张林琦作了一个比较:“与艾滋病疫苗的研发相比,针对其他病原体的疫苗研究相对简单。经传统的疫苗研究方法,在短期内就会研发出较为有效的疫苗,如流感疫苗。但是,艾滋病疫苗的研发却如黑夜中行路。”
目前世界上研发的艾滋病疫苗大多数是载体疫苗、DNA疫苗和重组蛋白疫苗。载体疫苗又包括复制型和非复制型疫苗。主要采用“初免(初次免疫)—加强”免疫策略,以提高免疫反应的强度和质量。
疫 苗与艾滋病病毒的对抗中,是希望充分利用人体免疫系统的记忆功能。但是,接连的几个人体试验都相继失败。初步的研究结果分析表明,失败的主要原因在某种程 度上相当于“艾滋病病毒进了门后,由疫苗所诱导的免疫反应会以加倍的速度和强度,对艾滋病病毒进行攻击。这些免疫反应携带了许多”武器”朝着艾滋病病毒进 攻,打中了它的”手臂”、”腿部”等,但很遗憾的是,却找不到致命的”心脏”部位。”张林琦介绍道。
有些科学家总是希望:就算“武器”全然找不到“心脏”部位,对着艾滋病病毒“一阵狂轰乱炸”,总该有误打误撞的时候吧?
张林琦却不这么认为:“艾滋病病毒可被攻击的薄弱面隐藏得很深,在以往的研究中,科研人员压根儿就找不到艾滋病病毒的薄弱面,就算误打误撞,人体的免疫系统也根本无法成功地对其进行攻击。”
看清了上山的路
2013年11月,张林琦接受采访时表示:“在过去的几年中,艾滋病疫苗的基础研究取得了重大突破,科学家们找到了艾滋病病毒可被攻击的几个薄弱面。”
张林琦作了这样一个比喻来评价艾滋病疫苗的科研进展:“就像我们在攀登珠穆朗玛峰,以前我们只能远远地看着,现在我们走近了,还看清了上山的路,并且大概知道要怎么走了。”
他和他的团队当前进行的工作就是力图把艾滋病病毒的薄弱面“放大”,使得人体对艾滋病病毒产生更强烈的免疫反应,从而实现保护性免疫。
为了加强人体的免疫反应,科研人员还将上述几大类型疫苗中的两种或者几种结合使用,实现“初免”和再次加强免疫。
张林琦认为,通过多种疫苗“初免”和加强免疫的巧妙配合,会在体内诱导出具一定保护能力的免疫反应。“2009年公布的泰国人体三期试验RV144,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
据清华大学医学院艾滋病综合研究中心的助理研究员史宣玲介绍,由清华大学张林琦领导的研究团队与香港大学、中国科学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合作完成的黏膜疫苗在恒河猴模型体内的临床前试验研究已取得可喜的实验结果。
该团队发现这种黏膜疫苗可以大大提高针对艾滋病病毒的T和B淋巴细胞的免疫能力,从而可以有效地抑制病毒在体内的复制与传播。
“接种此疫苗的猴子保持健康体征,而没有接种疫苗的猴子,绝大多数在感染一年半后相继发病,呈现典型的艾滋病症状。”史宣玲说。
谨慎的乐观
目前,该研究正处于艾滋病疫苗人体临床实验预申请阶段。据张林琦介绍,艾滋病疫苗从动物实验的基础研究到临床研究,“跑着大步”前进都需要5~6年时间。
史宣玲也称:“光申请临床实验就很难,需要一两年时间,临床实验如果顺利也要耗费好几年时间。”
张 林琦对临床实验作了进一步介绍:“在整个漫长的过程中,最重要的就是测试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临床研究分为三期,第一期为少量健康志愿者参加的疫苗安全 性研究,如果初步安全性通过,第二期实验将进入疫苗在高危人群中的安全性和免疫原性研究,第三期将在数量众多的高危人群中开展保护性和有效性研究。”
据了解,世界上已有三项进入第三期临床实验的艾滋病疫苗,但效果均不佳。由于毫无效果,许多艾滋病疫苗的临床实验在第一期或第二期时已无法开展。
艾滋病疫苗的研发从动物实验到人体临床实验,究竟遇到了哪些困难?
清华大学医学院艾滋病综合研究中心博士研究生汪桦说:“做动物实验时,本来依靠疫苗要诱发保护性免疫就很难,何况是人体。”
中国科学院院士曾毅指出:“细胞免疫持续时间有限,无论是动物实验还是人体实验,疫苗诱发的综合免疫效果都不太理想,时效性一过,就没有免疫效果了。”
张林琦说:“很多动物实验效果不错,但到了人体临床实验则行不通,最主要还是物种差异性的问题。除了选取的实验动物生理要接近人体,尽量提高实验成功的可能性外,也要作好临床实验可能受挫的心理准备。”
不过,目前的艾滋病疫苗的研发进展还是十分鼓舞“士气”,正如张林琦所言:攀登的是珠穆朗玛峰,靠近了,看清楚了上山的路,就一定能够登到顶峰。
《中国科学报》 (2013-11-29 第17版 生活周刊)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疫苗网 » 艾滋病疫苗研发如攀“珠峰”

分享到:更多 ()
欢迎关注疫苗网微信公众号: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